【夏日挑戰三十天‧閱讀心得】2012/8/6在夏日花園裡吃蕨的嫩尖 | 繽紛‧心情 | 閱讀藝文 | 聯合新聞網

2012/8/6

「什麼季節做什麼事,不想當僵硬的化石」,小編覺得這是很讚的生活態度,人活著就是要有顆感受心,去欣賞體會大自然的變遷及美好,如中國文豪蘇軾所言:「何夜無月,何處無竹柏,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耳!」在夏日花園裡吃蕨的嫩尖也好,依照台灣季節變化去品嚐時令尋常蔬果也好,重點在於要有一顆欣賞感動的心啊!(Carrie

原文連結http://udn.com/NEWS/READING/X4/7274267.shtml

在夏日花園裡吃蕨的嫩尖 

  【聯合報╱文/褚士瑩】2012.08.06 03:45 am 

 夏日最有FU的一個城市/在夏日花園裡吃蕨的嫩尖

 幾乎每年因為工作、旅行的緣故,我不知不覺就錯過了鴕鳥蕨盛產的那個禮拜,很開心今年終於趕上了…… 

圖/葉懿瑩
 

 

一位在波士頓以嚴格著稱的衛斯理女子學院教書的好友雪倫,每年春末夏初的時節,都會邀請我到家裡,看她的花園。

 她大概是我認識的人中,最執著於園藝的人,時常不辭辛苦搬移樹木的位置,重新整理布置,甚至還有兩個專業的巴西園丁,每個星期來修剪枝枒,按照女主人的需求,無止境地調整幾百株植物的姿態。

 季節限定的鴕鳥蕨
像一把小提琴的頭

 「一年當中有九個月,這個花園是花團錦簇的。」巴西園丁羅傑驕傲地說。

 這一天,粉紅色的罌粟花盛開,我們吃一種中文名為莢果蕨的ostrich
fern嫩尖。中文聽起來學術味很重,但是英文名字,鴕鳥蕨,卻很具象地勾勒出它獨特的樣貌。當地人叫它「琴頭」,的確一看就像一把小提琴的頭,也很傳神。

 這種在日本叫kogomi的蕨類也是波士頓季節限定的野菜珍饈。每年只有短暫一兩星期買得到的好物,價格其貴無比。幾乎每年因為工作、旅行的緣故,我不知不覺就錯過了鴕鳥蕨盛產的那個禮拜,很開心今年終於趕上了。

 只用一點點橄欖油乾煎,再撒一點點粗海鹽,其他什麼都不加,保留原味,是對鴕鳥蕨最大的敬意。

 我們坐在夕陽下、花園裡的木椅上咀嚼,看著野鳥來到特意為牠們準備的水池中洗澡,我想起記憶逐漸模糊的童年,還想起紐西蘭一個詩人(佚名)為蕨寫的一首詩,以下摘錄其中二段:

 誰總帶著疑問出生
生長在山谷與水濱
環繞著母親厚褶的羽裙
和黑亮髮絲的姊妹
大家在切磋編織的技藝
織機旁問答聲起

 

誰的衣衫如此的富麗
織得如此細密,有著無數羽穗
如書帶飄掛在岩壁上
如鳳凰在展翅開屏
是誰把鹿角擺上了樹椏
把秋江鋪滿紅意

 什麼季節做什麼事
不想當僵硬的化石

 每次指尖觸碰到蕨類,都忍不住為它古老的生命感到悸動不已。嚮往吃一口蕨的嫩尖,與想要跟地球的古往今來合而為一,很有關係,畢竟居住在城市的我們,距離遠古和自然已經無限遙遠,但巨大野蠻的蕨樹頂端,卻有著最纖細優雅的嫩芽,那種美麗是人工無法模仿複製的。

 只能一口吃下去。

 「你整天跑來跑去,我們能夠這樣靜靜坐在花園裡,一年也就只有這麼短短一次,就像鴕鳥蕨啊!」女主人舉杯微笑著說。

 太陽逐漸隱沒,這一天就要結束,收拾碗盤,我們按照計畫去苗圃進行一年一次的添購,現在是種花的季節,什麼季節就要遵行時令做點什麼事。我很高興,對於自然時節的渴望還在我的血液裡竄流著,沒有因為都市的水泥和機場的鋼骨而成為僵硬的化石。

 我告訴自己:等明年,時候到了,我還要回到花園來,吃鴕鳥蕨的嫩芽。

 ●作家小檔案:褚士瑩

 褚士瑩是個生活裡充滿旅行元素的國際NGO工作者,一說到航海眼睛就會亮起來。喜歡聽故事跟說故事,不喜歡聽大道理也不愛講。二十餘年來,每年出版兩本書,希望能夠當讀者的另外一雙眼睛,分享不是每個人每天都會看到的世界。

 ●要你知:波士頓

 波士頓是美國與歐洲對接的奇妙城市,不完全是美國,也不完全是歐洲,這個有著厚厚菜單的小館子裡,充滿著四季、龍蝦、島嶼、學院風、思潮、正義、創新。每間房屋就像每個波士頓人,都有不同的姿態,卻可以比鄰而居不顯突兀。

 

 【等你來回響】

 繽紛版「夏日最有FU的一二三四 五六七」系列文章,歡迎來稿回響,文長300字內為佳,8月15日截稿,前五名見刊作者可獲最新一期《鄉間小路》雜誌一冊。

【2012/08/06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Comments are closed,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