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夏日挑戰三十天‧閱讀心得】2012/8/7夏日出走,山海之戀 | 繽紛‧心情 | 閱讀藝文 | 聯合新聞網


2012/8/7

很愛旅行的Carrie,完全認同作者的觀點喔^^旅途的美好,一方面來自於接觸新鮮的人事物,讓自己沉浸在自然和人文之美,另一方面,就是在旅途中更認識自己,更了解人生。關於合歡山的回憶,是大學二年級時,被同學半哄半騙去登這座百岳,在山上遭逢十年一遇的大風雪,在冰上邊滑邊攻頂,Carrie生平第一次看到下雪,也見識到台灣百岳的壯麗與險峻。而花東的海景,如此壯闊、靜謐,頗有洗滌人心的功效,海居歲月讓人放鬆、沉思,充電之後再出發Carrie

原文連結http://udn.com/NEWS/READING/X4/7276711.shtml

夏日出走,山海之戀 【聯合報╱文/賴鈺婷】2012.08.07 04:43 am

有時旅途的美好,不在於一味的前進。定下心,在迥異的情境中,學著與內心對話,也是另一種旅行的昇華……

圖/蘇意傑

走過那麼多鄉鎮,如果要選兩個「夏日最有FU的」,我選南投仁愛鄉合歡山群峰周邊,和可以終日望著太平洋的花蓮鹽寮鄉。夏日涼爽的山林和東部寧靜的海洋,適宜不喧鬧的獨處與遠行。

南投仁愛鄉 合歡山晃走

酷暑蒸溽。連續高溫的天候,教人躲著烈日蟄伏在冷氣房裡。戶外處處都是曬,在都市街巷中穿行,被豔陽烘烤的感覺並不好。只是天光明媚,總覺得不該蝸居龜縮於水泥屋宅,把自己拋到自然風裡,去熱燙熱燙也好。

都說夏蟲不可以語冰。在這樣氣溫屢屢飆破三十五度的豔陽天,我常想起冬天合歡山降下瑞雪,民眾爭搶著上山賞雪的新聞。一般人心底,合歡山屬於冬季,殊不知雪境之外,合歡山上的夏天,日景夜空最為迷人。

天寒地凍的合歡山,上山像是進了冷凍庫,凍得人銘心刻骨;夏天上山,從三十多度高溫的平地,往海拔三千公尺許的山地開,氣溫十來度,穿短袖很舒服,涼風冰冰微微,像是打開冰箱的冷藏室,通體舒暢,醒腦清涼。

喜歡夏天的合歡山區。進入南投縣仁愛鄉,一路前駛,從台十四甲線沿路而上,台灣最美的稜線隨海拔彎轉出遠近山巒的巍峨與壯麗。車子停於公路最高點,海拔3275公尺,武嶺,下車走看、步行。在高山環繞的山地情境,感覺天地的包覆,往極遠處眺望,這山與那山連綿,捲雲或積雲徘徊纏繞山嶺,往腳下一探,崖谷間茫茫霧靄襯著藍,稀稀薄薄幻化成一面透著日光的海。

教人屏息的美。置身於三百六十度環繞的大山大景中,呼吸著全然不同於平日俗世的氣息。沒有什麼好擔心的。就在此刻,當下,感覺生命的單純。

在武嶺周邊隨意晃走。走到松雪樓,臨窗喝杯咖啡。理想的夏日節奏,無所事事的悠閒。時不時就有鳥兒飛降窗沿,不誇張,隨隨便便就可以來一隻圖鑑上的岩鷯、金翼白眉。

令人賞心悅目的不止鳥,還有閃得人眼花撩亂的滿天星斗。

夏夜武嶺,那黑得徹底,彷彿絲緞的天幕,燦亮閃動的大星星。這種「大」,絕對要以誇張的口吻,加重音,特別強調。因為生平難以得見的滿天金光,簡直繁華,山形樹影隱沒於夜色裡,可是依稀可由碩亮的星點中,勾勒山巒連綿的造型。山坳稜線間,太真實的星光教人迷醉,定神看一會兒,幾乎以為世界正在銀河中漂移晃動,有一種恍惚錯亂的眼花。

花蓮鹽寮鄉 可望太平洋

我也曾在夏夜的鹽寮海岸,看過這樣眩人的星光。

鹽寮是花東海岸的小村落,位於花蓮縣壽豐鄉台十一線濱海公路。絕美的海岸公路,隨著地形,曲折彎伸為山海之間奧妙的分隔線。天然朗闊的公路景致,明信片圖卡的山海風景,不必疑心路要通往哪裡,隨處一瞥的海景,都美得讓人想停下車,好好凝望。

小村落的屋子大多距離老遠,分散在長長的公路旁。築在海堤旁的民宿,有太平洋的氣味,那調調不同於南台灣墾丁,不同於西部海濱的喧湧浮躁。

素人般的質地,海無止盡的洶湧,長途車行的公路,有時峭壁,有時青綠,山崖坡形,靜默的海岸山脈,不動如如。在鹽寮,背倚山巒,太平洋就在面前浩然鋪展,那氛圍近似一種自然的孤獨,極其內心的靜謐,很容易讓人沉澱下來。

在這裡消磨夏日光陰,最有味道的方式,就是挑一段海岸線,帶幾本好書,在海濱的簡單民宿,住下來。

什麼都不想。無須冷氣,開窗,讓鹹鹹的海吹來一陣陣太平洋的風。在屋簷、窗邊或陽台外看書,讓無間斷二十四小時交響的海之樂章,或激烈或舒緩地拍打敲擊著夏日浪潮的高低節奏。或者連書都不看,只做一個望海、聽海,發怔的人。沒有什麼非如何不可的悠閒著,讓生活的事件降到最低,體驗一種電影情節似的海居風情。

唯美、愜意或浪漫,形容詞自己創造。有時旅途的美好,不在於一味的前進。定下心,在迥異的情境中,學著與內心對話,也是另一種旅行的昇華。

轉身見山,開門見海。入夜後什麼也不見,躺在床上,卻能沿著窗格看見閃動的星星,安靜懸掛在天際,任你數著星光點點助眠。

鹽寮之最,尤其是夜還朦朧的清晨,到海堤上等待太陽。除非親眼見到,否則你不會相信的,當黝黑的海漸漸發亮,天透出濛濛微光,然後淡黃、金黃色的漸層暈染了遠方的海面,突然之間,一個不留神,怎麼一顆圓胖軟Q的水晶鹹蛋黃從海面蹦了出來,極其漫畫式的太陽公公咚咚彈上天際,照亮了整個童話世界的宇宙四方。

山雲。星斗。海景。日出。夏日出走,山海之戀。我在合歡山與鹽寮海濱的悸動。

●作家小檔案:賴鈺婷

台中人。擅以散文質地,描繪行走於台灣鄉鎮、聚落風景間的心情感悟。獲時報文學鄉鎮書寫獎、金鼎獎「最佳專欄寫作獎」。著有《彼岸花》、《小地方》。

【等你來回響】

「夏日最有FU的一二三四五六七」系列文章,歡迎來稿回響,文長300字內為佳,815日截稿,前五名見刊作者可獲最新一期《鄉間小路》雜誌一冊。 

2012/08/06 聯合報】@http://udn.com/ 

Comments are closed,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