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‧閱讀心得】20120821愛情電視國/愛與不愛的界線 | 繽紛‧心情 | 閱讀藝文 | 聯合新聞網


「既然人無法知道什麼時候會走到生命的終點,何不拋開煩憂,開心就好」,這句話可以用在感情上,更可以用在生命各種面向上,以豁達的心胸,愛自己也愛別人,當每個人都是性格成熟的獨立個體,談起感情會更輕鬆更圓滿呢!(Carrie

原文連結http://udn.com/NEWS/READING/X4/7318247.shtml

愛情電視國/愛與不愛的界線【聯合報楊雅雯】2012.08.25 04:29 am

遊蕩在灰色地帶的男女究竟是無情還是有情?率性與承諾究竟誰才是真愛?愛與不愛到底能不能畫上一條界線?

還記得,約莫是二十年前,有個男孩曾經要求我,為愛與不愛畫上一條界線。當時我與那男孩已經相識多年,多年來我們兩人無話不談,幾乎每個夜晚,不管是面對面,還是透過電話,總能天馬行空談心說夢。

生命終點無法預期

拋開煩憂開心就好 

圖/賴書羽

與他交談從來不費心神,與他相處更是自在從容,或許只因我們相識在十六、七歲,那懵懵懂懂的青春少年時,所以兩人從沒思考過,這究竟算不算愛情?直到五年後的一個夜晚,就跟過去一千多個日子一樣的夜晚,男孩突然要求我,是否能為愛與不愛畫上一條界線。

日劇《男友、丈夫、男性朋友們》是由江國香織的小說《別煩憂,開心就好》所改編,劇中三姊妹雖然在成長過程中歷經父母離異,對感情產生諸多不信任與疑慮,但拜天性樂觀開朗的母親所賜,她們深信:既然人無法知道什麼時候會走到生命的終點,何不拋開煩憂,開心就好。

三姊妹中又以老二治子最為率性坦誠,她在開場白就說道:「男友、前男友、戀人、朋友、丈夫,為什麼人總費盡工夫給人起各種漂亮的代號,朋友和戀人的界線,男友和前男友的界線,敵和友的界線,這世界上的人們明明都處在界線之上。」治子於是在感情的道路上堅持追隨自己的直覺,她說:「我的愛只有現在,沒有明天。」如果你知道自己沒有明天,還有誰會堅持為愛與不愛畫上界線,為感情戴上漂亮的稱號?

可是,畢竟大部分人的今天還是未來的橋梁,對生命的不安,對感情的不確定,往往更讓男男女女需要一個定位,就連劇中治子那溫柔到不行的男友熊木,也希望在甜蜜蜜的同居生活裡找到一個歸屬。他大膽向治子求婚,治子對於熊木的這個舉動甚是歡喜,獻上了自己真誠的一吻,可是,她的喜悅來自熊木對她的認同,單單是這個認同就已經足夠,她,並沒有因此打算與熊木結婚。

她的愛是把握現在

他的愛想天長地久

她接受了熊木的婚戒,接受了熊木的真情,但她只想維持目前同居的關係,她告訴熊木:「你是我的最愛;但求婚與接受婚戒只是一種感情的表達,不會走向一個形式。」

熊木再是溫柔,再是包容治子,也不能理解她對感情的態度。她不給承諾,她將性與愛劃分為行為與感情兩回事,她認為愈是相愛愈不該用婚姻束縛對方。熊木不能理解這一切,治子的愛只有現在,熊木的愛卻想天長地久;熊木這時選擇離去,他自認再也無法追隨治子的腳步。

當男女需要為愛與不愛、為戀人還是朋友畫上界線時,若界線的位置在彼此的認知裡稍有偏差,就可能在瞬間讓所有美好全數歸零。二十年前,我身邊的男孩選擇了離去,他自認在愛情裡沒有一個清楚的定位,而我,我很清楚自己不是不愛,只是不知感情這麼抽象的東西該如何為它畫上一條清楚的界線。

熊木離開治子之後,以攝影師的身分遠赴戰爭最前線,在那裡,人們隨時面對生死,感情在死神的面前何其珍貴、何其奢侈。熊木終於體會了治子那只有現在的愛情,兩人既然相思相戀,相守就是人生的終點,婚姻與界線在這都顯得多餘了。

人生的感情不可能只有黑與白,灰色恐怕才是最大公約數,遊蕩在灰色地帶的男女究竟是無情還是有情?率性與承諾究竟誰才是真愛?愛與不愛到底能不能畫上一條界線?不管答案是什麼,就像治子所說:「愛情是個永遠的謎團,而我只想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。」

給所有女人的男友、丈夫與男性朋友們! 

2012/08/25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Comments are closed,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.